张元:少年,请放下得失,勇敢独行

张元:少年,请放下得失,勇敢独行

唐诗里,有许多“独行者”。

幽州台上,陈子昂的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而涕下。”

大雪纷飞,柳宗元的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

秋风寒露,李贺的“衰兰送客咸阳道,天若有情天亦老。”

……

世人心中,他们皆是失势之人,失去了荣华,失去了富贵,失去了友人,甚至失去了家庭。

与此同时,他们又得到了许多,在山水中,在江湖上,在天地间,砥砺了初心,磨练了精神。

得失一朝,荣辱千载。

一千多年过去了,这些“独行者”依然激荡着我们的心:对他们来说,得与失,也许从来就不是起点,当然也不会是终点;得与失,只在他们的寸心之间。

曾记否,一百多年前,在那个觉醒年代,在苍茫大地上的那些“独行者”。

“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头。”一位韶山口音的湖南青年伫立江边,问“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”?

“男也虽不敢云以天下为己任,而拯父老出诸水火,争国权以救危亡,是青年男儿之责。”聂荣臻的一封家书,深情如斯。

“愿终身奔波,竭能力于万一,牺牲家庭,拼死与帝国主义者相反抗。”关向应的一字一言,坚定决绝。

风雨飘摇,雾重烟浓。他们不是不知道从此可能要失去的是家庭,是自由,是生命。

但信念的星星之火,一经点燃,就从此燎原!

父亲舍弃了孩子,妻子诀别了爱人,前赴后继,用热血开路,用生命架桥,他们失去了很多很多。

从南湖启航,他们走过赣水闽山的蜿蜒小道,跨过万里长征的雪山草地,迈过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,渡过浩浩荡荡的天堑长江……

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叫日月换新天。”

这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“得到”—建设一个独立、民主、自由、富强的盛世中国。

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,这就是百年前“独行者”的得失观。

曾记否,七十年前,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的那些“独行者”。

那时的新中国,一穷二白,百废待兴。

可他们回来了,他们从世界各地回来了,他们放弃了丰裕的生活回来了,他们义无反顾地回来了。

李四光、华罗庚、钱学森、钱三强、邓稼先、朱光亚……他们回来了!

他们大声呼吁:“让我们回去,把我们的血汗洒在祖国的大地上,灌溉出灿烂的花朵。”

“此心光明,夫复何求!”这是七十年前“独行者”心中的得失观。

曾记否,就在去年,从全国奔向楚天大地的那些“独行者”。

疫情期间,这些“独行者”毅然以背影示人,成了英勇的“逆行者”。

“此行若一去不返,便一去不复返!”这就是“独行者”的勇气,这就是“逆行者”的担当,这就是他们的得失选择。

独行者,有孤危的意识、孤独的精神、孤往的情怀。

独行者,自有胸怀、自有光芒、自有脚印。

独行者,得失不计个人荣辱,却与祖国相连,与民族相关。

“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,初心从未有改变。”

独行者,永远有一颗少年心。

少年,请放下得失,勇敢独行!

(文/张元)

责编:闫宇航

Related Post

【续写更多春天的故事 走进经济特区国家级新区】西咸新区行政服务改革:让小事不出社区,大事不出街镇【续写更多春天的故事 走进经济特区国家级新区】西咸新区行政服务改革:让小事不出社区,大事不出街镇

【续写更多春天的故事 走进经济特区国家级新区】西咸新区行政服务改革:让小事不出社区,大事不出街镇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31日电(彭宁铃)“服务群众、服务民生、服务基层”,这是目标;“服务事项清单化、...

红心向党 青春飞扬红心向党 青春飞扬

红心向党 青春飞扬杭州日报讯 昨晚,“红心向党·青春飞扬”杭州青春歌会在浙大城市学院唱响。本次歌会由市委宣传部、团市委、市妇联、市交投集团共同主办,以“致敬,我的党”“新时代,新征程”“致青春,向未来...